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矯正無效論之實務反思

豪華的奧地利Steiermark監獄在台灣刑事司法系統隨著美國矯治理念大力揚棄應報主義的這麼多個年頭以來,美國矯正當局在歷經馬丁森矯治無效論(Robert Martinson - Nothing Works)的大力抨擊後,出現了不再強制無悔改意思之受刑人參加矯正計畫的正義模式。


猶記在矯正人員訓練所受訓時,某位監獄學講座正在氣憤的大力批判馬丁森提出矯治無效論等於抹滅了獄政人員幾十年來的努力,在講座情緒較為緩和後,我大膽的向該講座提出了以下假設(惟有初任公務員才會做這種事…)。『在扣除激情犯(情境犯)、偶發犯、過失犯後,實際上所剩的有效矯治比例會是多少?」當筆者話一說完,同學們齊聲喝采!但是講座的臉色就不是那麼…嘿嘿。

在台灣,隨著教育刑理念施行矯正模式的這麼多年來,最重要的教化人員(教誨師)卻是整個體系內最薄弱的一環,一位教誨師必須面對幾百位收容人,再加上平時的業務,實際上根本無法真正去做到諮商與輔導的工作。在提倡人權、提倡教化理念的這麼多個年頭,我們捫心自問,實際在獄政系統所投注的教化人力,真的有辦法去推行教化業務嗎?先別說矯正模式的理論有問題,台灣的矯正實務工作不被重視更是問題的根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