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從明恥整合理論看台灣收容人

義大利羅馬司法大廈古蹟(現為海軍司令部)Braithwaite(許春金譯布列斯維特;警大教科書譯布列懷德)著名的明恥整合理論,在研究日本的犯罪率為何在亞洲國家中排名最低時發現,日本人由於傳統武士道精神的影響,使得日本人相當重視個人名譽,亦即日本人對於羞恥的感應性相對高於其他民族。


隨著人權意識的高漲,矯正機構(監獄、看守所、戒治所等)無法再以傳統威權的模式去管理收容人,再加上台灣社會高度失序,社會鍵結力量薄弱,當原本即具有反社會人格且不具羞恥感的低自我控制者進入矯正機構後,矯正機構第一線管教人員在缺乏有效攻防利器的情況下,該如何遂行國家及人民託付的高度期待,應是有關當局首應考量的重大課題,因為我們必須承認短刑期的受刑人以及無罪推定原則下的被告,根本無懼於監規的違犯。


這些問題有很大的因素來自於國人欠缺羞恥心,我們從許多社會新聞即能窺見一斑。以常理而言,人們在犯罪後理應懷著羞恥感與罪疚感進入矯正機構,但在實務觀察後,我們發現這種理應出現的態度卻顯得相當難能可貴。


沒有留言: